爱迪生的弱项

19世纪末,交流电问世,因输电效率大大高于直流电而迅速普及。但发明家爱迪生却一直排斥交流电。他经营的公司,因此债台高筑。原来,要真正理解交流电原理,必须具备高等数学知识。而爱迪生只上过3个月学,虽然富有创造力,但数学恰恰是他的弱项。交流电发明者特斯拉认为,爱迪生的发明,往往是靠反复试错来实现。如果他能掌握更多数学知识,或许可以避免大量无效试验。读书从来不会无用。辍学者中固然有比尔-盖茨、乔布斯…但受过完整教育的人,成功的事例要多出千百倍。

快乐的小事

最近美国很多企业在推“10\5Way”,即十英尺(约3米)内看到同事,要作眼神交流;五英尺内要打招呼。员工因此快乐许多,生产力得到提升。哈佛大学研究发现,很多快乐的小事累积起来,能量超过一件快乐的大事。这些小事可以是老板的一句褒奖,或同事间善意的行为。研究还表明,此类来自他人的支持,是抵抗职场压力最有效的方式。它们的相关系数达0.71,而抽烟和肺癌的相关系数才0.37。美国前总统杰斐逊:当蜡烛点燃另一根蜡烛,它自己没有损失,但房间却更亮了。

最有用的陌生人

《弱联系的强度》是最常被引用的社会学论文之一。该文指出,真正有用的人脉,不是经常见面的“强联系”,而是“弱联系”。研究者调查了靠人脉找到工作的人群,发现仅16.7%能常见到对方;55.6%偶然见面,即每年至少见一次;而27.8%则一年也见不到那个帮大忙的人。研究者解释,强联系者往往与你背景类似,所以接触的信息面也相似,因此很难带来“你不知道的事情”。该理论的本质其实不是人脉,而是信息传递。最有效率的交流,往往来自你社交圈外的陌生人。

聪明的傻瓜

英国的户外垃圾箱总是并列3个,箱体外没有文字说明,只有图案标志:一个是玻璃瓶,一个是纸袋,一个是屑屑粒粒的点。人们一目了然,知道归类抛物,哪怕不识字也没关系。而国内的户外垃圾箱,则往往写着“可回收”“不可回收”。如此“学术化”的垃圾箱,让许多人不明就里。城市管理者希望市民分类投掷垃圾的初衷,也就无法实现。公共规则不是做给内行看的,而是做给外行看的,让所有的相关者都一目了然,才便于执行、监督。傻瓜也能操作的“傻瓜式规则”,其实蕴含着管理的智慧。

脏话心理学

英国研究人员发现,骂脏话有止疼药的功效。参与者将手放进冰水,第一次可以说脏话,第二次则要求“闭嘴”。结果证明,大声咒骂能延长忍受冰水的时间。心理学家称脏话为“禁忌语”。说脏话时,人会获得“打破禁忌”的快感,从而提高痛苦耐受力。另外,平时说脏话越少,“药效”越好;经常骂骂咧咧,效果就会减弱。朋友间的“社交咒骂”,则会带来“无所禁忌”的亲密感。于是,就有了澳大利亚旅游局08年的宣传语:“嘿,你他妈的到底在哪?”只是这么“亲切”的召唤,你会喜欢吗?

旅行的意义

法国有许多基金会,为20岁以下青少年提供旅行基金。但有两个前提:必须是独自旅行,必须有助于成长。申请者需提交详尽的计划书,说明旅行的主题。比如有位女孩,来中国是为考察艺术家的生存现状。计划书里,她列明了要走访的城市和艺术家,列出采访提纲,还有食宿等细节…旅行结束后,她须递交一份15页以上的报告。如果报告令人满意,基金会将考虑支持她的下次旅行。这种基金会就像天使一样帮助青少年圆梦。但更有意义的是,它帮助的是那些能独立思考、有行动能力的年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