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趣比能力重要

据《福布斯》杂志报道,研究者发现,企业面试官往往未选择能力最优秀的人,而是偏爱和自己好相处的人。数据显示,面试官的个人舒适度,超越了对应聘者的能力评价。研究者提醒,简历上常被你忽视的“兴趣”栏,极可能影响面试官的主观判断;若恰巧兴趣相投,甚至会成为入选的决定因素。一华尔街新人的求职经历:我到著名投行“瑞士信贷”面试。奇怪的是,主管不提专业问题,净跟我闲聊,如世界哪的房价最高、最近哪个影星离婚…幸好我平时爱看闲书,侃得很投缘,就这样获得聘用。

我们为什么会幸灾乐祸

如果同事出现失误,可能错失一个涨薪的机会,你是真心为他难过,还是不由自主地感到一丝愉悦?心理学家的研究表明,看到别人碰上倒霉事,许多人会难掩幸灾乐祸的快感。而这种看似奇怪的情绪,其实是为了满足“自我感觉良好”的心理需求,是一种增强自我肯定的方法。“幸灾乐祸”并不是“坏人”才有的感受。专家表示,自信心越弱,对别人的失误越容易感到幸灾乐祸。如果能够多多肯定自己,或是让自己变得实力超群,就会让我们少产生这种些许邪恶的快感。

“不”的价值等于零

如果请你预测一张彩票会不会中奖,你只要永远猜“不会”,准确率将达99.99%。因为彩票中奖概率是数百万分之一。如果请你预测一家公司的前景,你只要闭着眼说“十年内会倒”,答对机率将会是80%。因为兴盛十年的企业本就不多。但如此“神机妙算”,并不能让你成为专家。因为对任何事只是说不,却没有建设性的意见和观点,最容易但也毫无价值。曾有位年轻钢琴手,因评论家们的挖苦而灰心。音乐家西贝柳斯给他的谏言是: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城市,会为批评家树碑。

请旁观者走开

德国心理学家格林曼特,曾做过“电梯实验”:有人在电梯里晕倒,若仅一个同乘者,通常会立即施助;而一旦同乘者超过两个,见死不救的人就会逐渐增加。以色列心理学家巴荣则发现,如果你想发电邮征询意见,逐件分发的效果,要远好于群发。因为人们一旦发现还有其他收件人,就认为别人会答复你,从而忽视了自己的责任。这就是“旁观者效应”,也叫“责任分散效应”。即旁观者越多,责任就越分散,而不负责任的内疚感也越低。对管理者而言,明确团队中每个人的职责,才能消灭旁观者。

听妈妈的话

投资学名著《股票作手回忆录》,讲述了上世纪初,华尔街著名证券投机商利弗莫尔的精彩生涯。书中有段情节:他投机赚到大钱,回家告诉妈妈。妈妈很惊讶儿子不务正业却能赚这么多,劝他放弃。而被财富冲昏头脑的他,最终一败涂地。投资专家从他的悲剧,总结出投资者“听妈妈话”的必要性:1)她们不需为保持友好的气氛,而赞同你的意见。2)她们的想法并没有被市场情绪所左右,因此保持着朴素的独立性。3)她们和其他投资者不一样的是,她们会更在乎你的财富安全程度。

你的难题,别人早知道答案

宝洁公司拥有九千名世界级研发人员,却有50%的创意来自公司之外。他们曾遇到难题:如何在薯片上印制清晰图案。直到与问题解决平台“意诺新”合作,才在意大利一家小面包店,找到解决方案。“意诺新”有来自全世界的十四万名“问题解决者”,他们利用业余时间解题,赢取奖金。据统计,该网站的问题解答率,比企业研发部门高30%;其中75%的解答者“早就知道答案”。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海耶克指出,消除无知的手段,有时不是依靠学习,而是懂得借用他人的智慧。

阅读有害?

沉迷阅读也有负面影响:1)阅读是一种自我隔离,所以书呆子喜欢独处;2)阅读时除了视觉,其它感官都因闲置而退化,会变得反应迟钝;3)阅读让你习惯被动接受作者观点,不利于培养解决问题的能力。爱玩网游却有正面作用:1)能够学习与人互动;2)这是多媒体的感官训练,能提高信息捕捉能力;3)能训练解决问题的能力,因为你必须思考策略、与人合作。这些观点出自一本书《不好的事,可能都有益》。作者认为,世事就像药丸,总有副作用,就看你如何趋利避害。

你不知道别人的生活

医生赶到医院,一个男人对他吼道:“你怎么才来?”医生淡然笑道:“我一接到电话就赶来了。请您冷静…”男人怒道:“如果手术室里的是你儿子,你能冷静吗?”数小时后,手术顺利完成。医生留下一句“你儿子得救了”,就匆匆离去。男人愤愤不平地对护士说:他怎么如此傲慢。护士流着泪解释:他儿子昨天在车祸中去世了。现在他已救活了你儿子,所以急着要赶去参加自己儿子的葬礼…当你愤怒或抱怨时,是否知道别人正经历怎样的波折?站在自我立场的你,看见的只是表面。

拥抱

英国设计师推出一款“抗孤独”背心。它附带一个手压泵,人们能通过给背心充气,获得被拥抱的感觉,从而缓解孤独感。有种叫“蝴蝶拍”的心理放松操,教你模拟蝴蝶扇动翅膀,或母亲拍打婴儿,给予自我一种爱抚,借以消除孤独。但有人说,这会引逗出更多的孤独。著名的特蕾莎修女,送给无数穷人的礼物是“拥抱”。她真情拥抱流浪者、溃烂者、濒死者…她用实际行动消灭人间的孤独,换来他人真诚的爱戴。当你孤独时,是想要一件神奇的背心,还是用真诚的付出,去换取另一个带着体温的拥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