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艰难的电影

25日的奥斯卡颁奖礼上,李安凭《少年派的奇幻漂流》夺得最佳导演。他说:这是我拍过最艰难的电影。他对剧本修改了整整四百稿,但还是怕文字无法阐明想法,他又把故事做成70分钟动画,来争取投资方的支持。这前后花了三年。电影故事发生在海上,而水极难控制。他在某废弃机场造了大水池,与工程师研究了数月如何控制波长、浪形…而这些镜头又经两年的电脑制作,精确到每个水分子的质感。西谚云:“日光不经透镜屈折,绝不能使物体燃烧。”正是李安的执着,点燃了这部巨作。

劝君惜取离别时

那天去探望一个朋友,离开时她说一声“再见”,便顺手关上门。那一刻,我无端地失落,原来她没有目送客人离开的习惯。她可知道,被关在屋外的感觉是多么寂寥?独立在走廊上等电梯,又是多么孤单?所以客人离开时,我总会站在门外,陪他聊一会,目送他进入电梯,才关上大门。然后我会站上阳台,刚好看到客人从楼里走出。大家挥手道别。我目送客人离开,直到他的身影消失。不要把我关在屋外,我喜欢被目送着离开。每一次离别,都是一份惆怅,因为总有一次离开,不会再见。

平凡,只是你给自己的定义

纽约曼哈顿181街中转站,有部电梯被市民称作“流动的家”。这里散发着温暖和亲切,布置着鲜花,播放着爵士乐,这归功于电梯工布鲁斯。布鲁斯的电梯里,四壁贴满照片,都是他为乘客拍下的快照,并定期更换。他在电梯常年放置一只食品募捐箱,每月都为穷人募集到上千磅食品。虽然他并不富裕,可心里装着更穷的人。繁华的纽约精英荟萃,一位平凡的电梯工却受人爱戴,是因为他在自己的世界里,为别人留了位置;更因为,他懂得在单调中创造精彩,让卑微的工作变得高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