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傻瓜买西瓜

几天前和某人逛东街口好又多,在一堆小西瓜旁边我们停了下来,我们围着这一堆的小西瓜又是挑又是捡,又是拍又是弹的,意见就是统一不到一块去。居本上把那堆西瓜一个个都摸过去了,可还是不知道该买哪一个。最后她拍板敲定,挑了一个拍起来声音和其他那一堆听不出有什么区别的一样也是砰砰声的称重去了。我心里想:最严重的后果大不了就切开后自己加点糖搅拌一下吃了。

事实证明我的估计完全太大意了,等我们研究决定横着而不是竖着把西瓜切开后我们傻眼了。这么一个千挑万选百般斟酌选秀般买回来的西瓜切开后里面的颜色居然如此单纯的让人无法接受,它犹如一个严重贫血的白人的脸般惨白无色,又好像一双在电脑前连续工作了两个小时眼睛,白色的眼球泛着几缕淡淡的血丝而已。就这情况除非往里边加红糖,加白糖肯定是不管用了。当然,我们并没有准备红糖,为了这么一个西瓜再跑一趟超市买红糖那就更不值得了。不过我还是冒险舀了一勺吃了一口确定无法下咽后放弃了,某人以只是白了一点还是可以吃的为理由坚持了几口后最后也放弃了。

有鉴于这个教训,后来一直没敢再买西瓜了,不过今天下午去小柳市场的时候某人又叫嚷着买西瓜了,我怀着一颗忐忑不安的心站在一架子绿油油、可爱爱的小西瓜面前,惨白的往事一幕一幕…

这回是老板替我们挑,我神经质般的在旁边一直念叨着:要是切进去不红怎么办?要是切进去不红怎么办。。。称完后,老板到处寻找着东西,我们觉得很奇怪,最后在一堆绿叶中抽出了一把长长的西瓜刀,我们才明白原来是要切开给我们看,在被要求横着而不是竖着的切开西瓜的那一刹那,我心里的石头放了下来,在老板以迅雷不及快车(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合上了西瓜装进了袋子的那一瞬间,我看到了一抹的深红。老板还用福州话说了一句:哑eng(去声)!我笑了。。。

然而,一个小小的西瓜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简单,哲学的普遍适用性告诉人们,无论什么事情过犹不及,西瓜也是如此!

回来后,西瓜已经被颠成好几块了,打开袋子,某人质疑:是不是太熟了?原来真的太熟了,那红红的如烈士的鲜血,当然,这鲜血已然凝固成暗红色了,熟过头的西瓜没有水分,而且吃起来松松的,怪怪的,没有那种爽快的感觉,更坏的是虽然没什么水分,可是吃起来却尤其特别非常的甜,甜的让人发腻。。。。

不过不管怎样,毕竟较之上一个西瓜,还是可以吃的,也算是一种安慰了。

作者: LMS

天行贱,君子自强自息。

标签

《两个傻瓜买西瓜》有8个想法

  1. 西瓜这东西,挑起来很难!
    最好找那种可以切开尝下、不甜不要钱的,呵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