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国庆中秋乱谈

因为女儿提前回老家过中秋国庆,所以今年放假回去特别积极。在大巴车上无聊找了部高月的小说《天下枭雄》看,呼啦一下,8天假就这么过去了,好快。

国庆完,听到的最多的是关于高速路免费导致堵车的事情,据说有个6个月多的孕妇在堵车过程中堵流产了,道听途说,具体不知。然后就是关于各景区爆满的新闻,可惜我宅家里没机会看到火爆程度。针对上面的两种情况,到处就冒出了高速路不收费和景区降价是罪魁祸首的言论,我表示惊诧。

许多人都忘记了世界上高速公路收费最长最高的是在我们中国,最堵最乱的估计也是在我们中国了,也许国人是被束缚长了,突然来个不收费,于是汽车就全冒出来了,即使真是这样,这能怪谁,毕竟是被压抑久了。除了这个原因外,为啥人家国外不收费的高速路都没听说长假堵爆了呢?

教科书里在说到资本主义社会和资本家时用的最多的就是压榨,可现实社会是,人家被社会主义教科书说成无时不刻不在压榨工人的资本主义社会里,资本家是逼着他的工人休假的,而我们优越的社会主义社会下,除了长假黄金周,想上班时间出门玩,那是没门,休假是老板的事情,是老板的儿子女儿的事情……不过这一类人估计长假都是国外游的,堵在高速路上和景区里的也和他们没分。

所以我对那些宣称高速公路不收费是导致拥堵的言论表示惊诧,为什么有那么多的专家学者热衷于被收费,热衷于高速公路上一截一截的设立收费站,热衷于无限期的收费继续下去呢?这么怕与国际接轨呢?表示惊诧。

国庆8天,我切身的体会到“恶俗”这个词语的真正含义——所谓恶劣的风俗就是这个了。

国庆回家,隔壁有个老太太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于是从中秋的晚上开始,就听到敲敲打打,鞭炮烟花不绝于耳。先是听到一群年老的女性敲着某金属的物件,唱阿弥陀佛唱了一个晚上,第二天开始在大路上摆酒席,白衣素考的一桌一桌,一个个笑逐颜开、弹冠相庆,鞭炮烟花的不亦乐乎,年老女性的声音也换成了像是道士还是和尚的声音,法事开始,原来单调的金属敲击声也换成了丰富的罄钵鼓弦等,唱的也是抑扬顿挫,一直搞了两个晚上。第三天路边突然多了许多的花圈,也加入了鼓号队,民族乐和现代音乐交替进行,一直到将老人送到火葬场。鼓号队是跟着去再跟着回来的,回来后是继续的间歇性表演,和着法事做到第二天深夜,第六天稍微安静,第七天是七日,又敲打一阵,不过没了鼓号队……

我表示不明白,为什么要这么做,不管你怎么折腾,最后还不是被丢到火化炉里变成一堆粉末,为什么要搞得别人不得安宁呢!我妈告诉我,这叫有钱!这种规模还不是谁都做的起的,更有钱的还要做个七七四十九天呢。我表示无语。

作者: LMS

天行贱,君子自强自息。

标签

《2012国庆中秋乱谈》有3个想法

  1. 生活总是有这样那样的和我们自己想的不同,也常常在特定的环境或者时间对各种状况都表示烦躁和不满,但是最终我们还是要回到生活里,最终还是要爱上这普通烦人的生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