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回食堂

yunhuhu

女儿因为有些咳嗽,晚上睡觉前让她多喝了点开水,然后半夜我还听到她妈妈问她有没有尿尿,她回答说没有,迷迷糊糊中突然听到她妈妈在那里怨念:问你有没有尿尿还说没有,这么大了还尿床什么什么的,原来这家伙居然尿床了。

我刚好睡的最沉的时候被吵醒,她妈妈在擦席子的时候我甚至都不想动一下身子,最后看小朋友上完厕所一个人光着屁股很可怜的坐在床边,我就起来将她抱了起来——空调有点冷。顺便问她妈:你警觉性还挺高的嘛,居然知道她尿床了。她妈妈回我:是她自己说湿湿的。我于是好奇的问女儿,是不是做梦以为自己在厕所里尿尿了,她居然说没有,这很不科学啊。

经过一番折腾终于大家可以安心睡觉,只是要避开尿湿的地方,所以大家姿势都有些奇怪,睡着睡着做了一个折腾的梦。

梦里怎么开始的忘记了,隐约记得和某个人一起去大学时候的食堂,到三楼一个最里面的打菜的窗口后,我居然扒在窗口上睡着了,一觉醒来和我一起上食堂的人也不知道去哪里了,看看四周感觉物是人非沧海桑田,有种一觉睡了好多年的感觉。

我发现三楼的食堂突然变得很挤很热闹,人非常多,打菜的窗口变成超市那种一排一排的,中间隔着可通过两个人,勉强能通过三个人的走道,我迷迷糊糊中打了两荤两素,两素我还记得是土豆丝和南瓜,可能是我在他窗口上睡太久了,打菜的服务员拿着个大铁勺很不耐烦的催着我,所以打素菜的时候我随便指了这两样,菜名我自己都叫错了,掏钱的时候发现自己口袋里的钱付完饭菜的钱后只剩一两块了。

拿着装饭菜的铁盘我从通道中间一路挤过来,大多是不认识的人一脸奇怪的看着我,还有一些高中同学的面孔,可看起来他们也不认识我的样子,我挤过通道在一个下了几级台阶的靠近墙边的地方找到了空位置,坐下来准备吃饭的时候感觉自己很口渴,可居然没有打汤。于是我又挤上另外一条通道,还是很多人我从左右两排人的中间往里面挤着,终于遇到一个认识我的高中同学,我和他说能不能借我点钱打个汤喝下,他犹豫了一下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枚 5 分钱的硬币给我后就消失在人山人海里了。

我拿着 5 分钱终于挤到了打汤的窗口前问道:海带排骨汤一碗多少钱,窗口回答:两块五,我说,那给我打两碗,于是打汤的小弟用大勺在大铁桶里翻了一下,给我打了两碗汤,只有汤和一些海带,并没有排骨。我把借来的 5 分钱给了他,他一脸蒙逼的看了我一会儿说:算了算了,拿走吧。

于是我拿着两碗汤又从人群中挤了回来,可到了我刚才吃饭的位置上的时候两手拿的两碗汤变成了两张票,黄色的票上印着黑色的字,大概意思是可以换海带排骨汤一碗,我当时也蒙逼了,一直在想自己刚才是不是拿了汤?到底有没有拿汤?怎么汤就变成票了?

没办法,我只好拿着票去换汤,不过走的是第一次打饭菜的那条通道,到第一个窗口的时候看到汤的桶被斜放着,桶底里没剩多少汤,看起来窗口要收摊的样子,于是我就到了第二窗口,看着还剩很多,我就拿票出来和窗口的大姐要打汤,可窗口的大姐接过票后一脸为难的看着我,我满脸期待,她又转过身把票给了旁边的一个大姐,我看他把票塞进一个像 ATM 机纸币出口的东西的一个装置里,好像是验证真假的样子,然后拿起电话准备拨打号码,一边还跟我说:毕竟我们不是一个单位的,我们得验证一下,到时候对方还要把钱转还给我们这边。我说:没关系,就是刚才那个我给了他 5 分钱他给了我两碗汤的窗口,你可以打电话去问一下。

说完这话我突然觉得这话里不管是数学计算还是逻辑都不对,有些心虚,又一边对自己说那汤里一点肉都没有本来就应该免费的,一碗收 2.5 元真是太贵了。

正等着大姐打电话的时候,手机的闹钟响了,摸了好半天才关掉了闹钟(半夜换姿势睡觉后不顺手了),醒来后对梦境纠结了半天,把内容给想了一遍,开头一直想不起来,中间又太让人伤心,真是个纠结的梦。

作者: LMS

天行贱,君子自强自息。

标签

《梦回食堂》有36个想法

      1. @LMS 泡面,小炒,馒头腐乳或者让同寝帮忙带炸肉或者咸鸭蛋,给点跑腿费。
        我特别不喜欢吃勾芡的菜,食堂的菜除了油炸的就没有不勾芡的。

        1. @大致 我靠,这样你都能活的好好的,生命力顽强啊。
          叫同寝的帮忙带东西还要小费???我们经常互相帮忙打饭菜的,有的时候甚至先帮忙刷餐卡,从没往小费方面想,是不是太纯洁了。

        1. @Coney 我们学校如果要到外面吃就太远了,一般集体活动才外面吃。
          我们学校的餐厅就是四川人包的(据说),嘿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