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布斯》杂志总结成功者的4个经典提问

你会尝试不同的做法吗?当你单独工作时,只会有自己的意见,而不是很多的意见。成功者会邀请很多人参与,期待突破自己的盲点。你可以帮我吗?你会发现,愿帮助你的人比你想象得多。寻求帮助不是软弱的迹象,反而是勇敢的解决方法。我可以怎么帮你?这是给自己创造机会,既创造了“你帮我”的人脉,又可以展现自己的“隐藏”能力。这真的是我想要的吗?成功的人会问自己这个问题,避免花费太多时间在不必要的事务上,真正让自己的努力切合目标。

别再“抬头不见低头见”

在智能手机时代,你在餐厅等各种社交场合,经常可以看到:许多人围坐一桌,却各自低头玩手机,丢下眼前的朋友不理,上网去跟远在天边的人互动… 澳洲墨尔本大学的海艾利,发起“别再当低头族”运动,呼吁大家:把朋友只顾低头玩手机的照片,上传到网站,晒晒那些冷落眼前好友、失礼的家伙们。巴西有家酒吧,推出一款酒杯,必须靠在手机上才不会倒,以免客人一直低头玩手机。在美国和英国,如今正流行聚餐时把手机集中保管,第一个拿起手机去看的人,必须替大家埋单。

不如就在今天

年前一个旅游淡季,机票价很低。我发短信给友人:“明天去丽江,三天,那边可以看到漂亮的花…”五分钟后回信:“好啊,我来订票,你订客栈” 那次临时决定的丽江之行非常愉悦。我问友人,怎么那么快就决定了?友答,想到就去做,三天时间总是有的。多少次,我们想跟老友一聚,但总说“找机会”?多少次,我们想对另一半说“我爱你”,却总告诉自己不急?喜欢作家亦舒的说法:“什么事就在今天。想约人喝酒就在今天,因为明天的心情、环境都不一样了。不如就在今天。

悄悄的馈赠

初到伦敦,我晨跑时见到一处路灯下,码放着旧物。细看发现,那些沙发、酒柜不过式样老气,并无明显破损,油漆也依旧光鲜。一旁的纸箱里,则放着底部微缺的餐盘、有少许锈痕的厨具…显然都经过认真清理。不时有人来挑选,搬走看中的东西。当地朋友告知:伦敦殷实家庭丢垃圾也很绅士。他们会整理好仍有价值的弃物,夜里不张扬地摆在路边。经济窘迫的人们,则趁天亮前来“扫货” 挑剩的东西,市政部门会及时清理。这样天亮后,这里就像没有发生过“免费馈赠”,为他人保留了面子。

谁先停止鼓掌

诺贝尔奖获得者索尔仁尼琴,被誉为“俄罗斯的良心”,他讲过一个故事:有场会议,在进入“歌颂斯大林”环节后,全体热烈鼓掌。没想到掌声一直持续,谁都不敢先停止鼓掌… 后来,台上有位厂长鼓起勇气停止鼓掌,会场这才慢慢安静下来。一周后,厂长因玩忽职守罪被捕。审判结束时,法官告诉他:不要率先停止鼓掌。瑞典科学家研究发现,人们对一场表演的鼓掌欢呼程度,并不取决于表演的水平,而更多取决于观众间的相互影响。因此,带头鼓掌,或最先停止鼓掌,都在展现勇气和智慧。

别想再次超载

我曾在捷克一家华人经营的工厂上班。一天,客户急要一批货,由于只有一辆小货车,我不得已在限载1吨的车上装了2吨的货。倒霉的是,车子刚进市区就因超载被交警拦下。我忙问交警要罚多少钱,谁知,交警却不罚款,而是说:这辆车不能再上路,你现在立刻叫车来帮你拉货;你的工厂已列入商界黑名单,若再犯,就会取消经营资格。是的,如果罚了钱就能继续上路,罚款反而成了超载的保护伞。如果一家工厂连遵守交规都做不到,这家工厂的商誉也值得怀疑。这样的治理逻辑,才能真正见效。

拾金不昧的日本人

日本东京近日申奥成功,代表团以“拾金不昧的社会风气”为主题的发言,是一大亮点。日本警方统计,去年捡到现金并上交的总额约12.6亿人民币。如此“高风亮节”,除国民素质普遍较高,更因有法律约束。日本刑法规定,拾获失物不上交,可判一年以下徒刑,或罚款十万日元。日本法律同时规定,失主必须支付拾获者,遗失物价值10%的犒劳金;警方公告六个月还无人认领,遗失物归拾获者所有。日本的《遗失物法》有奖有罚,既铁面无私又不失人性化,助推了国民的素质培养。

目标明确的星点蛇

南美热带雨林的雨季洪水,是动物们的噩梦。几乎所有种类的动物,死亡率都接近30%,唯有星点蛇,能够躲过洪水的威胁。原来,大多数动物都会在雨季前一个月开始迁徙。由于时间充裕,它们一路走走停停,遇到安逸的环境,还会多留几天,忘了洪水的威胁。正在享受的它们,常常被突如其来的洪水吞没。星点蛇虽然出发得最晚,但它们昼夜不停地赶路,无论多好的环境都不停留,反而赶在其他动物之前脱离危险。做任何事,何时开始并不重要,关键在于,开始后就不要三心二意。

拒绝也需“含金量”

美国出版家赫斯脱,创办第一张报纸时,漫画大师纳斯特为该报创作了一幅漫画,主题是抨击电车意外伤人。然而,纳斯特的漫画质量不佳,赫斯脱决定不予刊登,但该如何开口呢?当天,他们共进晚餐,赫斯脱边喝酒边自言自语:唉,这些电车司机真像魔鬼,瞪大眼睛,一见到孩子就不顾一切地冲上去… 听到这里,纳斯特从座椅上跳起来,喊道:这才是出色的创意,我原来的那幅画请扔进纸篓。朋友并非不可拒绝,关键看你在说“不”的同时,能否提出有含金量的建议,让他心悦诚服。

烂理由也有好效果

哈佛大学心理学家做过一个实验:在排队等待复印时,如果你只是说“能让我先印吗”,就只有少数人会同意;如果你多加个理由,例如“能让我先印吗,我赶时间”,则大多数人都会同意。而心理学家接下来的实验,其结果令人惊讶:倘若你说出的理由很可笑,例如“能让我先印吗,因为我想复印”,大多数人居然照样会同意。专家解释说,“因为”是人际沟通中不可或缺的部分;只要我们为自己的行为说出理由,就能得到更多的谅解与协助,而这个理由是否令人信服,却往往并不重要。

忘掉诺贝尔奖

作家莫言(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诺贝尔文学奖似乎是个魔咒,很多作家得奖后,创作开始走下坡路。这是因为,获奖者往往给自己设立了高标杆:下部作品一定要更好。毛主席曾让郭沫若为岳阳楼题字,郭沫若认真地写了三张,装在写有“寄往岳阳楼管理处”的信封里,请毛主席挑选。毛主席都不满意,却选中信封上的“岳阳楼”三字。为何信封上的字能写好?因为写这三个字时郭沫若完全放松了。得奖后怎么写出好作品?关键在心态,忘掉诺贝尔奖,忘掉外界的干扰和评价,像过去一样写作。

城市墓地——记忆墙

为节约城市土地资源,墓地设计师斯泰恩根据“让逝者与生者一起生活”的理念,提议建造“记忆墙”。“记忆墙”由一幅幅代表先人的风景画组成,在画面背后的墙体里,则对应藏有一个个骨灰盒。这些墙可以建在教堂边、咖啡馆旁,或是公园里……当生者想念逝者时,无需驱车到千里郊外,而可以就在城市里,请对方喝杯咖啡,或在公园里陪着说说话……记忆墙是面分享生命领悟的风景墙,也是城市里的实用建筑物。它免除了人们到郊外拜祭的不便,让思念和爱,在这个水泥森林中找到了藏身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