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的价值等于零

旅居美国时,我所在的街区就某扩建项目,举行听证会。许多市民反对,气氛很紧张。这时市议员问“你们有正面建议吗”?于是有市民提议把规模缩小三分一…因为在“不行”之外,提出“可行”的说法,讨论得以继续。美国学校的写作课,老师会要求:使用否定定义,就必须给出正面定义。如“番茄不是水果”,那就要说出“番茄是什么”,才是有效陈述。一味说“不”最容易,但缺乏说服力,也容易陷入情绪化。而理性的对话,不仅要说出你反对什么,更重要的是让人知道你赞成什么。

作者: LMS

天行贱,君子自强自息。

标签

《“不”的价值等于零》有4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