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新语

(一)
贾母急得道:孽障!你想魔幻,要武侠剧容易,何苦改那命根子红楼梦!
宝玉满脸泪痕道:家里姐姐妹妹都像白蛇传,单我像西门大官人,我说没趣,如今来了这么一个神仙似的妹妹也打扮得小青一样,可见不是个好东西!
袭人忙道:快休如此,将来只怕比这个更奇怪的服饰笑话儿还有呢,若只为叶大师这两身行头,你就多心伤感,只怕日后伤感不了呢。
黛玉道:姐姐们说的,我记得就是了,只是那叶大师不知是根据什么来历,把红楼梦设计成这样的行头?
袭人道:连全国十四亿人口都不知道根据什么来历的,据说上面还有昆曲的一层皮,听说,落草时是窗帘布来着,等我贴到网上你看看便知。

(二)
周瑞家的陪笑道:叶大师好?一边炕沿上坐了,因说:这两日也不见大师正经设计点什么东西,想是曹老爷子冲撞了你不成?
叶大师笑道:哪里的话,只因我设计的东西大家不喜欢,所以这两天也没精神研究。
周瑞家的道:正是呢,叶大师这设计到底有什么问题,也该趁早找些古典服饰文化的资料来看看,好生研究个正经装扮,认真做几套行头才是。不然偌大年纪,设计个东西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一世英名不保,也不是顽的。
叶大师听了便笑道:再不要提文化,为这古典文化我还得平心静气潜心体味,也不知要白花多少银子和时间,凭你如何讲究中西合璧,也不见半点效果,后来还亏了一个秃头奥斯卡,说专捧西化的东方艺术,因请他给了个奖,说我这是从胎里带来的一股利欲熏心,幸亏有点底子,还不相干。若是给寻常电视剧设计,是不中用的,他就说了个红楼梦,用“尊重原著”做噱头,异香扑鼻的,不知是从哪里弄了来。他说利欲熏心时就设计一下,倒也奇怪,设计这个之后关注的人真就多了好多。

(三)
香菱答应着,向那边捧了个小锦匣来。
薛姨妈道:这是宫里的新鲜样法,拿纱堆的花儿十二支。
王夫人道:留着给宝丫头吧,又想着她们做什么。
薛姨妈道:姨娘不知道,宝丫头古怪着呢,满头都是叶大师设计的铜钱,叶大师从来不爱这些花儿粉儿的,有了也戴不上。

(四)
黛玉只就宝玉手里看了看,便问道:叶大师设计这铜钱头和窗帘布是单我一个人,还是别的姑娘们都有呢?
周瑞家的道:别的姑娘都有了,这幅铜钱纱帘行头是姑娘的。
黛玉冷笑道:我就知道,不挑剩下最恶心的也不给我啊。

(五)
说着带进一个小后生来,较宝玉略瘦些,眉清目秀,粉面朱唇,身材俊俏,只是怯怯羞羞,有女儿之态,腼腆含糊。
凤姐喜的先推宝玉,笑道:比下去了。
贾蓉笑道:不是这话,这不是秦钟,是李大导演选中的小宝玉。
凤姐道:别放你娘的屁了,曹老爷子要是活着,给你一顿好嘴巴子。
贾蓉笑嘻嘻的说:我不敢扭着,人家李导的枪手在网上都贴了,这就是活脱脱的宝玉。

(六)
宝玉忙忙来至怡红院中,向袭人,麝月,晴雯等笑道:你们还不快看人去!谁知叶大师设计“橘子红了”是那个样子,这“石头红了”另是一样,倒像是“青蛇”的翻版,更奇在你们成日家只说87版设计如何缺陷,你们如今瞧瞧叶大师的设计,更有李大导演的人选,我竟形容不出了。老天,老天,你有多少架空魔幻可糟蹋浪费,生出这些妖孽来!可知我井底之蛙,成日家自说现在的全球XX导演和XX服装设计是有一无二的,谁知不必远寻,就是本地风光,一个赛似一个,如今我又长了一层学问了。一面说,一面自笑自叹,晴雯等早去瞧了一遍回来, 嘻嘻笑向袭人道:你快瞧瞧去!一个小青版寡妇黛玉,一个白素贞版寡妇宝钗,加上一个马道婆版幽灵妙玉,一个西门庆版阳光宝玉,倒像一把子四根葱。

(七)
贾政道:名为红楼梦容易,再做一首诗来。
宝玉便念道:
《新版红楼梦印象》——楼是灰的,屋是灰的,床是灰的,地是灰的,在一片死灰中,走过两个娘子,一个死白,一个惨绿。
贾政笑道:这是套的顾城的《感觉》,不足为奇。
薛姨妈忙笑道:诗歌不在好歹,只要对叶大师的气氛就妥当。
香菱也忙笑道:难为他怎么想来!我们前儿看了叶大师设计的姑娘们的服饰,配上那气氛环境,谁知现在听了宝玉的这几句,倒像我又回到叶大师那个诡异地方里面去了。

(八)
叶大师听了道:无知的蠢物!你只知改编名家,就一定要拘泥原著,哪里知道我这清幽气象,灵感火花,终是你们老百姓不懂艺术之过。
宝玉忙答道:大师教训得是,但古人常云“尊重”二字,不知何意?
新红楼剧组一干人见宝玉牛心,都怪他呆痴不改,今见问“尊重”二字,忙道:别的都明白,为何连“尊重”不知?“尊重”者,尊崇而敬重;也做庄重,不过分放纵。
宝玉道:却又来!红楼悠悠几百载,痴迷者无数,称其国宝也不为过。虽千人心中千般模样,但大致形象不错,再者曹公妙笔如花,细腻勾画,个个面目鲜活,呼之欲出。谁人提到红楼梦,不想看个清新自然体贴妥切的版本?却如今叶大师设计红楼梦,瞪眼看着红楼原著中详细服饰道具乃至色彩描写而不顾,偏要另辟蹊径,貌似舞台与现实艺术相结合,实际分明见得人力穿凿扭捏而成。何谈对原著尊重之有?以一句“架空”便可轻巧跳过历史厚重、曹公文字,造出个姑娘不成姑娘,少妇不成少妇,古不古,今不今,土不土,洋不洋,尼不尼,道不道,远无舞台之写意,近无现实之华美,古人云:感人心者在乎真。此版红楼从最初海选姑娘们便浮躁不堪动机不纯,如今再配上叶大师的剑走偏锋之古怪设计,哪里有点半真心所在?又何谈点半尊重可言?正谓非其妆而强为妆,非其服而强为服,虽百般精而终不相宜……
未及说完,叶大师气的喝命:叉出去!

(九)
贾母笑道:这些设计大师都是一个套子,左不过是些舞台贴片子改装,最没趣。把人家好好小姑娘画得像个鬼,还说是艺术,编得连影儿都没有了。开口都是国际大师,不是得了这个大奖就是那个大奖,设计一个服饰必是古今结合架空魔幻,还有若干篾片专家,必是赞为如梦如幻,竟是个绝代佳人。只是一到了正经要文化底子的时候,不管内容如何,便想起改头换面,历史也忘了,原著也忘了,鬼不成鬼,贼不成贼,哪一点是大师?便是大师,做出这种设计来,也算不得是大师了。比如大师获了若干大奖还能把红楼梦设计成不伦不类,难道那观众就说他是大师,就违心称赞不成.可知那大师和剧组都是自己塞了自己的嘴众人听了,都笑说:老太太这一说,是毛病都批出来了。
贾母笑道:这有个原故,拍这样的电视剧,有一等班子原不知什么文化底蕴,只把红楼梦也当个时尚青春偶像剧,所以编出来恶心观众。再一等,他们自己挣钱挣魔了,也想借个名儿出来捞银子取乐,何尝他知道那红楼梦仕宦读书家的样范!别说他尊重书上那些描写尊重历史考古,如今这戏曲舞台艺术,也坦言只扒了一层美美的皮。可知是诌掉了下巴的话。所以我们从不看这些剧,没得生气。

(十)
谁想叶大师这边设计的是昆曲,聊斋,更有杨思敏版《金瓶梅》,张曼玉版《青蛇》等类的造型,倏尔神鬼乱出,忽又妖魔毕露,甚至于扬幡过会,号佛行香,锣鼓喊叫之声远闻巷外。满街之人个个都赞:好一出鬼戏,别人家断不能有此等魔幻红楼!

(十一)
赖嬷嬷叹道:我哪里管这些雷公电母们,由他们去罢!前儿定妆照贴出来,我没好话,我说:哥哥儿,你别说你们是大师名导了,乱改胡编的!你们今年也活了几十岁,虽然是这行难做,一进影视行,也是观众捧凤凰似的,干了这么多年,你们哪里知道那“民意”二字是怎么写的!你不安分守己,今日魔幻明日架空的,只怕天也不容你。

(十二)
宝玉乃笑问袭人道:今儿那个穿红的是你什么人?袭人道:那是我两姨妹子。宝玉听了,赞叹了两声。袭人道:叹什么?我知道你心里的缘故,想是说她哪里配红的。宝玉笑道:不是,那样的不配穿红的,谁还敢穿。袭人冷笑道:那竟是我不配穿红的了?既这么说,明儿个待我回了叶大师,偏要他给我设计红衣服,从上到下红,从里到外红!
这边叶大师听了,如听纶音佛语一般,忙对着手下一干人等高呼:加红!加大红!!

(十三)
李纨对宝玉道:今日必罚你。我才看见栊翠庵的红梅有趣,我要折一枝来插瓶。可厌妙玉头上那超凡脱俗大瓣牡丹一朵,我不理她。如今罚你去取一枝来。宝玉答应着就要走,湘云黛玉一齐说道:先别忙走,她那儿自从被叶大师设计造型后就鬼气得很,需先问张道士求两个护身符,再问王一贴寻几贴膏药贴上几贴,恐怕才压得住。

(十四)
贾母因问:袭人怎么头上也贴了铜钱?她如今也有些拿大了,李导不是都说了咱大观园只有小姐太太才能用铜钱的?王夫人忙起身笑回道:这铜钱是叶大师特许的,和姨娘们一样。凤姐儿也忙过来笑回道:她便不是姨娘,实际上也和姨娘一样了。叶大师怕观众不知道这袭人是和宝兄弟有一腿的,特特的给她着大红,贴铜钱,每月夫人给的那二两一吊钱的份例银子,倒有一吊钱是专为贴这头用的。贾母点头:怪道别的丫头都不贴铜钱头,她们跟了我的,每月也不过一两银子,余下小丫头们,不过一吊五百的,哪里够贴,怪可怜见的。

(十五)
贾母因见宝钗一袭白色蕾丝边,叹道:这孩子太老实了。你没有衣服,何妨和你姨娘要些。我也不理论,也没想到。哪知你比那岫烟还惨,只剩丧服了。
薛姨妈笑说:是叶大师让她穿的,说她只好穿白的,好配那“金钗雪里埋”。
贾母摇头说:使不得,虽然叶大师图省事,倘或观众看着,怎么也不像,二则年轻的姑娘们,平时就披麻戴孝的,等一百回以后我们都没了的时候,让她穿什么去呢?你们看叶大师给尤二姐袭人设计的,从袄到裙,都一身大红,鲜艳得不得了呢,你们做小姐的,反而个个靛青碧绿,成什么样子?

(十六)
宝玉见琪官妩媚温柔,心中十分留恋,想了一想,向袖中取出扇子,将一个玉玦扇坠解下来,递与琪官,道:微物不堪,略表今日之谊。
琪官接了,笑道:无功受禄,何以克当!也罢,我这里才上身一件茜香国女国王所贡之汗巾子,聊可表我一点亲热之意。
说毕撩衣,去解小衣儿裤带,谁知寻了半日却解不下来,不禁面红耳赤道:可恨这叶大师设计男装,倒不取昆曲,偏走倭风,长衫宽腰带又系细带绳儿,弄得我这小衣儿的汗巾子也没处下手,改日再说吧。

(十七)
一时,梨香院的教习带了文官等十二个人,从游廊角门出来。婆子们带了文官等进去见过贾母,只垂手站着。贾母笑道:你等要唱什么?怎么连脸都不抹?文官笑道:自从叶大师给太太姑娘们都设计了戏子头,如今我们这班真正唱戏的,倒不知该什么打扮,才能入叶大师的眼了。

(十八)
(高鄂版):黛玉又气喘吁吁道:妹妹,我这里并没亲人。我的身子是干净的,你好歹叫他们送我回去。
紫鹃垂泪道:姑娘的话儿虽这么说,可现如今叶大师设计的大观园,出嫁的没出嫁的都统一是个贴片子头,窗帘布衣服,满府也看不出大姑娘小媳妇的区别,回到家亲戚看了,到哪里去说干不干净,清不清白的?
叶大师听了,不禁气起来,对紫鹃道:糊涂的东西!经我设计的林姑娘和宝姑娘,从小到大,不是穿青的就是穿白的,难道还不够“青白”吗?

作者: LMS

天行贱,君子自强自息。

标签

《红楼新语》有2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