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朝食品

有毒食品
有毒食品

刚刚看到一篇长微博,上 google 搜了一下,居然这篇文章 2011 年就有了,这样看来,文章涉及的有毒食品估计许多都是落后的产物了,按天朝 GDP 发展的速度,应该还有许多没写进去的,只是本人水平不够,只能原内容转载,要贻笑大方了。

  作者:朱不清(不知道谁写的,我自己给编了个作者,有人认领就改过来,没有的话,这名字也不错。)

  盼望着,盼望着,歪风来了,中国毒品的脚步近了。

  一切都十分新鲜的样子,欣欣然摆上了货架。青菜朗润起来了,鱿鱼鲜起来了,辣椒的脸红起来了。

  豆芽偷偷地从豆壳里钻出来,嫩嫩的,绿绿的。水缸里,池子里,瞧去,一大片一大片满是的。黄的,绿的,放一点无根激素、搁一点防腐剂,再来点尿素,绿豆芽白白的,黄豆芽胖胖的。

  辣椒、猪肉,腐竹、你不让我,我不让你,都争着抢着赶趟儿。红的苏丹红像火,粉的瘦肉精像霞,白的吊白块像雪。馒头里带着馊味儿,闭了眼,作坊里仿佛已经满是熏肉、面包、果脯!案板上成千成百的苍蝇嗡嗡地闹着,大小的蟑螂爬来爬去。昆虫遍地是:杂样儿,有名字的,没名字的,散在原料堆里像眼睛,像星星,还爬呀爬的。

 “中国食品很安全”,不错的,像食监局、工商局、卫生局的虚假报告安慰着你。电视里带来些新调查的有毒食品的气息,混着记者暗访的味儿,还有各种有关有害食品曝光的新闻在网上酝酿。不法商贩把加工点安到更偏僻的地方,正规企业也来了,在原料里填加各种有害的化学品,做出好看的食品,在大型超市里卖着。换了加工后的包装,这时候卖得格外的旺。

  死猪肉是最寻常的,一进就是两三吨。可别恼。看,做腊肉,做熏肉,变牛肉,加班加点地制做着。银耳、生姜上全熏着一层硫黄,熏出来黄得发亮,工业盐腌制的四川泡菜也青得逼你的眼。墨汁粉丝,有毒花椒,地沟油,制造出一碗色泽鲜艳的麻辣烫。放眼去,医院里,厕所边,有吃了有毒食品患病的人;还有喝了三氯腈胺的小孩,结着石,憋着尿。他们的头发,稀稀疏疏的,在雨里静默着。

  超市里的有害食品渐渐多了,吃有害食品的人也多了。城里乡下,家家户户,老老小小,都赶趟儿似的,一个个都吃过了。积攒积攒毒素,借点药费,各看各的一份儿病去了。“制造食品在于放药”,刚起头儿,有的是技巧,有的是原料。

  草莓像刚落地的娃娃,从头里脚都是毒素泡的,它生长着。

  馒头象小姑娘,花枝招展的,回收着,染着。

  中国食品像隐秘的杀手,有层出不穷的花招和手段,引着我们安乐中死去。

希望朱自清泉下有知,看了后活过来吧。

作者: LMS

天行贱,君子自强自息。

标签

《《春》——天朝食品》有11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