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与报应

其实说实话,现在随便提起个什么东西,只要和老百姓生活有关的,背后都会有许多非常复杂的、让人觉得恐惧的东西。只是为了应付这个价那个价的飞涨速度,勉强活着,大家都疲于奔命,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想这些、或者即使想也没用。而每天三餐无法不面对的那些要塞进肚子里的东西,却是没有办法不去担心,想着几乎所有可以吃的东西都不安全,幸福感从哪里来呢?

我觉得有关部门如果一直都是在媒体爆料后,在办公室里复制粘帖,敲敲键盘出几个文件,而没有实际的负责任的行动的话,我们吃这个行业最后肯定落个做什么的不吃什么,没东西可吃了。

我不知道现在中国人的良心为什么这么没有底线,这种无法理解的现象让我想起“报应”这个词。

从小到大的电影电视中演的都是好人最后有好报,坏人最后都会有报应。不过现在想想,好像我印象中这种报应的电影大多都是古装剧,讲的是万恶的财主如何迫害善良农民,最后正义得到伸张,邪恶终有报应。其实我个人觉得,这种报应是可以用艺术化和科学来解释的(完全可以当笑话来看)。

一、先来说说艺术

有个成语叫人心不古,在旧社会(我突然发现不知道用什么词语来称呼旧的中国人),一个人做坏事一般有这几个顾虑:

1、律法
2、自己的廉耻心;
3、祖宗的脸面;
4、举头三尺的神明;
5、下一代积阴德。

也就是说,一个人做坏事起码要经过上面这5个门槛的逐级加强的纠结。通常,律法是权贵的律法,所以广大农民百姓都是主动或被动的法盲,律法的约束性一般比较小,而个人或者祖宗的脸面,也就是社会的道德约束力可能会更强一些;即使当一个人不知廉耻,他可能也会敬畏神灵,怕那种未知的力量;而最后一点通常会让做坏事的人做的不至于非常绝,起码要为自己的子孙积点阴德。

有这么多掣肘,一个人做起坏事来,心理压力就难免很大,心理负担久了,难免会出一些心理疾病,这样带着负担活着,当然容易出问题,所以报应也容易上身。

然而,现在的我们,经过反封建反愚昧的教育后,基本上把后面的3点包袱给甩开了;而又经过改革开放,思想的放飞,各色先富起来的和被先富起来的人们的示范作用,人们的廉耻心已经可以忽略不计了,并且,如果儿孙不20年续一次费,祖宗甚至连骨灰都留不下,又谈何脸面呢?另外,维持社会公平的律法在很大程度上依然是权贵的律法。所以,作恶不再有报应了。

二、关于科学的解释

正如前面一点讲的,古人作恶思想负担很重,所以尽量知道的人少,或者直接自己在阴暗的角落里亲力亲为。比如生产有毒食品,既然有毒,原材料当然也会有毒了,为了不让人发现在不透风的地方挥汗如雨的亲自劳作,别人还没吃到嘴里,自己却从空气、双手等先亲身接触了,时间长了,有毒的东西当然渗入自己体内了。长时间的积累,必然出现一些疾病,或自己,或传给下一代,这就是报应。

然而,在现在的社会,这种现象不存在了。你有钱可以搞定所有有关部门证照齐全的开厂上工,你可以购买各种先进设备,或者低价雇佣那些急需养家糊口的廉价劳动力替你干活。根本可以不用接触那些有毒的东西,这边赚了钱了可以修身养性,健身打高尔夫球,还可以送子女出国接受最好的高等教育。有死也是生产一线的人先死,什么什么职业病的也找不到你。所以,作恶依然不再有报应了。甚至转嫁了本来应该是作恶者的报应。

『天涯杂谈』 一个老农村干部告诉你,什么还可以吃

作者: LMS

天行贱,君子自强自息。

标签

《吃与报应》有15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