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和暴力

二战期间,德国企业家辛德勒,拯救了1200余名犹太人,被誉为“国际义人”。当初他刚到被德军占领的波兰,每天都看到残酷屠杀,内心备受煎熬。他问一德国军官:我们为什么要杀这么多无辜者?军官得意地说:我们征服了这个国家,就有权力杀死我们厌恶的人。他使劲地摇头:不,这不是权力,而是暴力!一头狮子可以轻而易举咬死任何人,难道它就比我们更有权力。军官惊讶地追问:那什么才是权力?他指着囚室里的犹太人说:当有人要处死这些人,你却能赦免他们,这才是权力!

多了5毫升

1905年,德国一农场主开了啤酒厂。当时的啤酒都是六百毫升一瓶,他决定多灌装5毫升,并打出广告:一样的价格,多5毫升的享受。销售刚开始很火爆,但很快就直线下跌。农场主困惑地向专家请教,检测表明:问题就出在那5毫升。原来,标准啤酒瓶只能装六百毫升,留有一定空隙,才能稳定压力。而该厂把酒瓶装得满满,增大了瓶内压力,使爆炸机率增加十倍。当你要加上“5毫升”时,先要明白别人为何少了“5毫升”。没有积累的创新,就像没有助跑的跳跃,只会摔下知识的鸿沟。

请旁观者走开

德国心理学家格林曼特,曾做过“电梯实验”:有人在电梯里晕倒,若仅一个同乘者,通常会立即施助;而一旦同乘者超过两个,见死不救的人就会逐渐增加。以色列心理学家巴荣则发现,如果你想发电邮征询意见,逐件分发的效果,要远好于群发。因为人们一旦发现还有其他收件人,就认为别人会答复你,从而忽视了自己的责任。这就是“旁观者效应”,也叫“责任分散效应”。即旁观者越多,责任就越分散,而不负责任的内疚感也越低。对管理者而言,明确团队中每个人的职责,才能消灭旁观者。

推力

如何鼓励人们多走楼梯?德国大众汽车公司曾做实验,将地铁站的楼梯变成“钢琴”,每走一步都会发出琴声。结果走楼梯的人增加66%,尽管楼梯旁就是电扶梯。荷兰史基浦机场,设计者在男厕的小便斗上,画了一只黑色的苍蝇。因为有了这个“靶心”,男士们“射不准”的情形减少了80%。美国行为经济学家塞勒,在著作《推力》中,称这种管理方式为“自由家长制”:通过有趣的空间设计,引导人们做出你期望的选择。与其板起脸孔“说教”,不如用心设计“推力”,让别人“笑纳”你的建议。

经典的偷懒

19世纪之前,乐队指挥是件“体力活”:指挥家要提着十来斤的铁棒,按节奏敲击地面。因此,音乐学院每天都要上两节臂力课。德国人史博考进柏林音乐学院后,向老师提出:拿着铁棒太累,根本无法全神贯注地指挥。老师狠狠批评了他,告诫说:铁棒是神圣的指挥工具,练好臂力很重要,曾经有指挥家体力不支,铁棒砸到脚背,因感染送了命。但史博还是偷懒不上臂力课。在他出场指挥时,就只是手执一根小木棍,并配上轻盈优美的动作。这种“偷懒”的指挥方式,最终成为风靡世界的经典。

流浪汉的需求

2011年新年,德国汉诺威市长慰问了城市里的流浪汉,为他们派发红包,并询问他们“最需要什么”。流浪汉的回答,出乎市长预料:我们最需要的不是红包,而是安宁;是只有星光的宁静夜晚,而不是被汽车喇叭吵得难以入眠。市长于是呼吁所有车辆,夜晚尽量绕开流浪汉常睡的几条街;如果无法绕道,也尽可能安静行驶。这已成为汉诺威一项不成文的规定。市长说:“我们只以为他们最缺少食物,却忘了他们真正需要的是尊重,对他们好梦的尊重!”懂得尊重弱势群体的城市,温暖人心。

被麻醉的鱼

此前,北京最大的海鲜市场,被曝用麻醉剂喂鱼,令消费者忧心忡忡。其实,商家对活鱼进行麻醉,主要是为了让鱼经过运输配送后仍然鲜活。这种“保鲜”方式,比低温、增氧等传统手段,成本要低得多。适量使用鱼类麻醉剂,一般不会危害健康。在德国,人们在杀鱼做菜之前,往往会给鱼喂点麻醉剂,待鱼昏迷之后,再对它进行宰杀。事实上,对鱼进行麻醉,是许多国家广泛通行的做法,耐人寻味的是:我们麻醉鱼,只是在算经济账,而德国人麻醉鱼,是为了让鱼在死亡的时候,感觉不到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