烂理由也有好效果

哈佛大学心理学家做过一个实验:在排队等待复印时,如果你只是说“能让我先印吗”,就只有少数人会同意;如果你多加个理由,例如“能让我先印吗,我赶时间”,则大多数人都会同意。而心理学家接下来的实验,其结果令人惊讶:倘若你说出的理由很可笑,例如“能让我先印吗,因为我想复印”,大多数人居然照样会同意。专家解释说,“因为”是人际沟通中不可或缺的部分;只要我们为自己的行为说出理由,就能得到更多的谅解与协助,而这个理由是否令人信服,却往往并不重要。

被野心打败

克拉美雪,是十八世纪欧洲的著名咖啡店。它仅能容纳二十人,内部昏暗犹如谜一样的洞窟,吸引了许多艺术家。然而,后继的经营者野心勃勃,认为狭窄的空间、太少的座位、不佳的照明…阻碍了发展。于是大规模扩建,优化了采光。这贪大求全的做法极其失败。因失去“洞窟”的特点,顾客定位变得模糊。这里不再是“适合艺术家的咖啡馆”,核心顾客群大量流失。万科董事长王石:万科24年只做住宅。选择一个窄的领域,做专做精;你越能简单地介绍自己的企业,说明你的企业做得越好。

自知的智慧

纽约有栋摩天大楼,电梯按钮经常坏。因为楼层多,电梯久等不来,不耐烦的人们,虽见按钮已亮,还是要再按一下。好像别人按的都不算,非得自己的“魔术指”,电梯才会来。管理者想了各种办法都没有效果。后来有心理学家建议:在电梯旁装上大镜子。问题得到解决。因为镜子让乘客看见自己的猴急样。只要站到镜子前,原先心急火燎的人,也会变成绅士、淑女,耐心地等待电梯。“人贵在有自知之明”。很多时候,人会做出某些恶形恶状,就因为看不到自己当时的样子,难以“自知”而已。

我们为什么会幸灾乐祸

如果同事出现失误,可能错失一个涨薪的机会,你是真心为他难过,还是不由自主地感到一丝愉悦?心理学家的研究表明,看到别人碰上倒霉事,许多人会难掩幸灾乐祸的快感。而这种看似奇怪的情绪,其实是为了满足“自我感觉良好”的心理需求,是一种增强自我肯定的方法。“幸灾乐祸”并不是“坏人”才有的感受。专家表示,自信心越弱,对别人的失误越容易感到幸灾乐祸。如果能够多多肯定自己,或是让自己变得实力超群,就会让我们少产生这种些许邪恶的快感。

请旁观者走开

德国心理学家格林曼特,曾做过“电梯实验”:有人在电梯里晕倒,若仅一个同乘者,通常会立即施助;而一旦同乘者超过两个,见死不救的人就会逐渐增加。以色列心理学家巴荣则发现,如果你想发电邮征询意见,逐件分发的效果,要远好于群发。因为人们一旦发现还有其他收件人,就认为别人会答复你,从而忽视了自己的责任。这就是“旁观者效应”,也叫“责任分散效应”。即旁观者越多,责任就越分散,而不负责任的内疚感也越低。对管理者而言,明确团队中每个人的职责,才能消灭旁观者。

脏话心理学

英国研究人员发现,骂脏话有止疼药的功效。参与者将手放进冰水,第一次可以说脏话,第二次则要求“闭嘴”。结果证明,大声咒骂能延长忍受冰水的时间。心理学家称脏话为“禁忌语”。说脏话时,人会获得“打破禁忌”的快感,从而提高痛苦耐受力。另外,平时说脏话越少,“药效”越好;经常骂骂咧咧,效果就会减弱。朋友间的“社交咒骂”,则会带来“无所禁忌”的亲密感。于是,就有了澳大利亚旅游局08年的宣传语:“嘿,你他妈的到底在哪?”只是这么“亲切”的召唤,你会喜欢吗?

心中的疤痕

心理学家组织了一次“疤痕实验”:受试者被告知,自己将被化妆成一个面部有疤痕的丑陋的人,然后去感受陌生人对自己的反应。不过,那道疤痕在受试者自己看到后,会被偷偷清理干净。可是,受试者仍无一例外地感觉到,陌生人在异样地看待自己。有这种感觉的原因,就在于受试者已把“疤痕”牢牢装在心中。心理学家说,我们先入为主的自我评价,无论是负面的,还是正面的,都会深刻改变自己对外界的感知。如果我们认为自己有某个特征,就一定会下意识地反复佐证,直到其他人也这样认为。